© 梦牢楼之住人
Powered by LOFTER

【伪白】

*交完党费安安静静退坑啦。
*刀子预警。恋爱脑预警。
*请勿上升到真人层次。

虚伪先生不常做梦。
他望见自己站在一片黑暗里。伸手不见五指,连同感官感受也一并模糊在了寂静里。

却唯独耳畔兀然响起的声音如此耳熟。
“虚......”话音刚起,便犹如惊雷炸起,硬是将他摁在原地动弹不得。

他为自己找寻千万个理由方才愿意点开这个鼠标滑过无数次的视频。
倘若说他足够坚定,不知以何面目笑看过这段令人缅怀与遗憾,又熟悉得恍如隔日的小打小闹。
又在那连同空气都凝稠起来的短暂沉默过后听他微哑着嗓子念起其他人的名字。你在哪?

直播一行都伤嗓子。他的嗓子素来便有种沙哑的质地,唯独他能品其一二。
他常常听着他的声音变走了神,...

一面小旗子。
新杀→小恩→狂信。
出货就产粮。cp皆为咕哒子向,后两位可能是黏黏糊糊百合。

【瓦白】

单箭头。
请勿上升到真人层次。
包含过度曲解,ooc注意。

“瓦不管那时也这样,脏话说得多,他粉丝也那么觉得。”
“然后每天直播完我就和他讲,还好他听话。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是是。多亏了欧的白。
他的声音忽然有些闷,趁着老白话音未落迅速接上。几分讨好意味犹如水上涟漪转瞬即逝。

“说起来,瓦不管。我们多久没排到一起了。三天?”
“何止三天!欧的白你看看自从我们不双排以后,都多久没排到了。”
手中攥紧的鼠标无端打滑,屏幕上的魔术师角色乱了步伐险些被身后的屠夫打中。
他便颇有些自暴自弃地放开音量,以此表达他满溢胸腔的委屈,不解和不满。
只不过他不愿说,尽管他在屏幕那端早已声嘶力竭。全权被当做孩子气湮没在魔人团的...

【双黑】

“我可能要去一趟医院。”这位身材娇小的先生半醉着随手拽了一个路过的人倾倒起苦水。
“最近总是在各种地方遇到那个混蛋...嗝。一定是幻觉,实在是太糟心了。”

而这个堪比倒霉蛋的路人就是我。
苍天为鉴,我今天真的没做什么亏心事,只是一时兴起来到这家酒吧坐坐。我本想点上一杯爱尔兰威士忌,与某个拥有一双柔软双手的小姐调笑上几句。
而现在这位先生充分发挥了他糟糕的酒品,那双眼眸仅需半阖起扫视一周,便吓退了一圈烂桃花。

我猜他或许是来自西方的魔法师,否则怎么只凭一眼就将困扰了我多年的问题解决了呢。
我愿意这样去相信。我宁可这样去相信。因为这位漆黑的坏脾气先生看上去真的不能算是好酒友,我以他手边那瓶几乎快见了底...

【文乙联文】十指相扣

十指相扣

        你与他相识的年岁不比那位双黑之一的男士少。
        只不过他和后者相伴了近十年的搭档,而这无法逾越的跨度里牵绊着你的不过是幼时的惊鸿一瞥。

1.
       仅能在餐桌边露个脑袋的你被带去了黑手党的酒席。明里写作宴会,实则是一场将你的身心皆牢系在深渊里的裁决。前者被编写好了今后十数年的命运,后者则深陷入名为“他”的泥沼。

至此,你且将他编织入高塔,篡改进荆棘丛...

无题。

第一人称向。自述向意识流?
半年前给我家小白龙(没错他被狐狸给拐走了。)庆贺结婚的文...哎。
翻出来小改了几处。
*半年前官方还没给出猎龙者背景故事,故后文全是当年凭人物台词和自己理解瞎掰的。ooc属于我。
前排顺带扩一只专白龙。

这江南的冬可不似那北国的寒风扑在脸颊上,眨眨眼睫毛上便挂了一串冰花。
收到正红色的喜帖时,我刚解决了某个水潭中肆意作恶的小蛟龙。说是作恶,无非是夺了那水边人的生计,加上数间破败的茅屋。约莫是蛟尾一扫无意间碰倒罢了。

我看着它被灰青色龙鳞所覆盖着的躯体在水中逐渐僵硬,浑浑噩噩的池水杂着血色丝丝缕缕沉入潭底。不及那宛如白玉精雕细琢般的白鳞半分好看。

江南的冬天可真冷,连着...

片段。

我记得她的明眸皓齿,一颦一笑皆是三分傻气七分无忧。

我记得她曾凝望一地落花,犹豫间唤微风袭卷起一阵花雨。
她问我如何,花瓣飞扬间她的身姿灼灼,我竟看得不是很真切。

我还记得她于崖顶舞起巨扇,风是她的使者,翻起一片云涌和水涛。
她也问我如何,通宵未眠的憔悴还挂在她稚气未脱的脸上,却掩盖不住成功的喜悦和自豪。

她使我第一次意识到空气是如此轻薄,而我可以如释重负地尽情呼吸。
四目相接,她的得意忽然在脸上僵了几分便突然转身,我没错过她红透的耳根,不忍点破。

无人知晓我的世界曾经一片漆黑,直到她的到来。
在这明如尺规的人生中,她不仅是引路的明灯,也是我唯一的意外。

我无法留下她独自一人。
一如她总是毫无...

生何欢

*酒鱼

“浮生若梦,若梦非梦。”
“浮生何如?如梦之梦。”

“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浅酌半盏金陵春,眼前人素指勾起轻扣石桌面。
手中酒盏盛装着的是斗十千,纵解一身紫绮裘也难觅半壶,染醉了半片桃林的春色,遑论嗜酒千百回的剑仙也面露三分贪杯之意。
“稷下贤者的想法,好生有趣。”
“只是这后半句,李某与贤者之意倒是大相径庭。”言罢举杯而尽,忽的兀自挽剑直指贤者额前削下几缕青丝。

倒也奇怪。

贤者也只是抿唇垂眸不语。半阖着的朦胧睡眼氤氲着一片破碎的湖光,好似满天星辰闪烁无涯。应是半梦半清醒着,亦或是化作了蝴蝶在他所未能到达的某处歇息。

他便明了了,也不恼。眼含笑意地撇了眼贤者底下的鲲,只见得这通人...

16年某个晚上的(突然写戏).jpg产物。

引用阿狸的那句“我坚信着这世上能有开出鸡肉卷的花。”
那我的克劳泽,你是不是也在某个角落等我带领你回家?(17年补)

嘿,你说那个家伙看到我现在的名字会不会爬上来敲打我的头,然后用他滑稽又有点可爱的口气一本正经地教育我,说:“玛丽,你已经是位小淑女了。我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待在你身边”

可是我却把我的克劳泽弄丢了。
这个世界上,大概,我是说大概,对于克劳泽和我来说,有一个世界那么大的范围。
我想我一定是把我的克劳泽丢在了某个角落里。
就像高处的那个柜子一样,如果没有克劳泽我就无法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
我一定是把我的克劳泽忘在那里了,于是他生气了,不愿出来和我...

乱糟糟的存档。一些思绪吧。

存脑洞!
人物源自于一个养成小游戏和mlk☆.
*混合同人向注意!
*异端cp向注意!
*多人死亡设定注意!

为了成为成熟(?)的死神,意外到达了少女的身边并请求给予帮助。
不算太长的相处过程中逐步接触到不老不死的少女过去的经历????
没有奇奇怪怪的记忆穿越设定!
能够得知的皆来自于魔女的自述以及相关物品。
◆某人的死亡所造成的一种意义上的诅咒。
◆我愿意用这永无止境的生命来换取宽恕。
◆我的愿望就是死亡。

约摸就是相处过程中渐渐渐渐涉及到过去的事情吧?
说是cp向实则也没什么吧?
◆毕竟,我的爱人早已在岁月长河中安然长眠。

◆....
想了想还是放弃记录剩下的这个想法吧。
或许等一段时间后想透彻了再补上也不错。...

虚烬.佐基利尔德(自戏存档)
钟表的指针停止转动,尘埃肆意飞扬于空中永不落下。
无须特意关注,每逢黄金盛典之日,广袤的森林便会动用它无止尽的魔力为森林中央的盛典点亮独属于儿童的节日。
盘旋纠错在树干上的一支星火光芒独辟蹊径顺着蜿蜒错综的小路踏至窗前延伸着的树枝上,似是在提醒自己盛典即将开始。合上手中沉甸的书本起身披上披风,在蒂儿离去后理所当然地接管了这一责任,纵使看管懵懂无知的孩童是令人倦琐的事务,所幸对于漫长无尽的生命来说这只不过是无谓的插曲而已。
推开吱吱呀呀的大门踏入积于脚踝深的雪层中缓步走向蒂儿的旧居,犹如这躲藏在结界内的世界被硬生生敲碎一角般,深埋于脑海下的细碎记忆一点点漫溯上心间,说不上是...

关于“阡”

那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儿了。

那时候啊,阡枣还不姓阡。

只不过是那荒郊野岭中的野草罢了。

食用注意事项◆

*从食客先生生日那天开始筹备的礼物。
姑且称之为企划,大概也可以。

*将以对方主皮和私设作为故事人设展开小长篇。

*混乱,多设定掺杂。大概会有前世今生(番外内)这种设定的存在。
注意避雷。

*其实只是想讲讲阡虞霖先生把他的姓氏给予了一个树精(x.)的故事。

*因为自带的备忘录太麻烦了而且不好使。
姑且放到这里来。

以上。

我是说
提前把整个故事潦潦草草在脑海里准备好。
再凭着短暂的热情写出来。
最后弃之不顾。
没有修饰
没有润泽

这可真不是个好习惯。


=月练=
cp/狛七

*依旧无题.
*大致设定跟从原著.
*虽说有cp向不过依旧没有粉色泡泡.
*文渣还是忍不住了.
*短完

在那之后他便开始关注起她了。
这位每天都占据着游戏机的粉瞳女孩。
微妙地,细致地一点点观察,犹如潜行着的狐狸,狡猾地披着温驯的外表和九分的虔诚。
他确信着他与她都心知肚明,不过是他习惯了戴着打磨成恰好弧度的微笑面具,而她没有一丝深究的想法。
波澜不惊的粉桃色眼眸也好。
能够精确地找到关键点也罢。
敏锐的洞察力引起了他对于这位希望的些许好奇。
与这样的人物交谈应该是十分便捷快速的。
于是这一日的自由活动他便选择了泳池另一端的大厅,不出意料,那位少女正端端正正地坐在皮垫椅上专注地打着游戏。
精准的手法令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