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牢楼之住人
Powered by LOFTER

【文乙联文】十指相扣

十指相扣

        你与他相识的年岁不比那位双黑之一的男士少。
        只不过他和后者相伴了近十年的搭档,而这无法逾越的跨度里牵绊着你的不过是幼时的惊鸿一瞥。

1.
       仅能在餐桌边露个脑袋的你被带去了黑手党的酒席。明里写作宴会,实则是一场将你的身心皆牢系在深渊里的裁决。前者被编写好了今后十数年的命运,后者则深陷入名为“他”的泥沼。

至此,你且将他编织入高塔,篡改进荆棘丛生的城堡,深埋到蔚蓝无边的大海,同书架上寥寥无几的绘本一起束之高阁。

        你被身为黑手党中高级成员的父母拉去与几位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一一问好。意识游移在外时,恰好隔着觥筹交错生生望进一片翠蓝。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似将万千星辰收纳与其中,霎时连同餐桌上的甜点一起失去色彩,唯有他的眼眸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熠熠生辉。
        你着魔般摆脱开母亲的掌心,向着亚马逊女王的爱琴海掷身而去。怀揣有几分孩童的亲近意味,你将胸针别上他手中紧攥着的帽檐,银色的细窄链条便垂下一个优美的弧度。
        他似乎有些难以置信和不明显的抵触,直到目光触及到你的裙摆和皮鞋,以及你身后的来人,方才隐忍下来。
        袖摆堪堪擦过他指尖,你被父亲揽回身边。
        之后的事情你已经记不太清楚了。

2.
        你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很好,语言天赋也持中上水平。那之后不过几天时间,你就被高效率的黑手党送往西方培养。
        五年培训一年模拟,最后两年你被送往敌对组织潜伏做眼线。
        你知道不仅敌对组织里有人对你怀有疑虑,连其他陆续打入内部的同僚同样在互相监视着。
        你不知道真心道谢该如何在一片虎视眈眈里脱口而出,你只好缄默不言。但总有人愿意对你友好伸手。
       
        但是他们不知道你将成为叛徒。
      
        偶尔深夜梦醒,你总能在鼻尖闻到一丝丝文字烧的味道,你甚至不知道这是不是文字烧的味道,只是潜意识里固执地认为,八年的西方饮食早已麻木了你的嗅觉。就仿佛这十年不过黄粱一梦,你的少年依旧紧抱着他的帽子在酒宴上无意中扫视了你一眼。
        哪怕你已经看不清他的模样。
        你觉得自己轻飘飘的,大抵是魂归故里了。

至此,你万劫不复。
      

3.   
       你不会料想到黑手党派来镇压的人会是中原中也。  
       时隔八年后你终于知道了他的名字,在这片异域的土地上,他口齿清晰地用母语喊出了你的姓氏。
       你无法抑制眼泪和哽咽,几乎快要拿捏不住手中这沓你整理了半个月的情报。他礼貌地挪开了一点视线,在接过资料的同时交换给你一块干净的手帕。
       尔后当你被告知不出三日黑手党就要发起镇压行动时,你恍然忆起他的手指近乎安抚性地擦过了你的手背。

至此,你义无反顾。

4.
       有关于镇压那一晚的腥风血雨你已不愿意多想,甚至那之后的几日只需闭上眼睛就能置身回炼狱。
        算作友人的角色带着恐慌,难以置信,震怒等等你早已辨别不出的情感扑向了你,浑噩间有人捂住了你的双眼。再然后记忆就断了片。
        那天的那身工作服和皮鞋被你丢进焚烧炉,连同干涸的鲜血一起灰飞烟灭。
        忘了吧,忘了吧。
        你难以安眠,且睡眠质量极差。尽管如此,在黑手党的宿舍里醒来时,总有一杯氤氲着热气的糖水放置在桌上。

        几日后你随中原中也和一票人踏上返回横滨的飞机。
        你与他人不熟识,精神状态也并非太好,观察中原中也成了你打发时间的唯一乐趣所在。
        你发现他的眉眼开化,儿时披露出的少年锋芒被掩藏进上挑的眼梢。
        你发现他的帽子似乎和记忆里的不太一样,却依旧是一样的款式。
        你发现他之所以能够准确地喊出你的名字,是源于他对工作的认真。那几份眼线的名单被他收进了文件夹的底部。
        你忽然觉得心尖有些酸涩,且不愿再多想。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至此,你身不由己。

5.
        踏出机舱的那一刻你踉跄不稳,幸而身边的人及时向你伸出援手。
        你注意到这只手带着黑色的手套,心下打趣原来八年的差别也可以让乘务员换上黑手套,一边抬头向他道谢。
         “咦......中原先生?”
         约莫是你的震惊溢于言表,对方先一步爽朗地笑出声。
         他不作答,只是稍显强硬地将手指塞进你的指缝中,换作十指相扣。
         你又一次在他面前失去语言能力,失去作为一名合格黑手党员应有的素质。
        
         但是你很安心。
        
         你又注意到他帽檐边上那一道银色的弧度。
        他应是注意到了你的目光,骄傲地微微侧过头去好让你更加清楚地看到帽檐上的胸针,在横滨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所以你很安心。

        
         他终于开了口。
         他说:“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至此,你方才幡然醒悟。中原中也的眼睛定是被天神所吻过,他的眼中才栖息着阿弗洛狄忒。
所以你心甘情愿溺亡其中。






跑题了。快要死在ssr中也的小眼神里了...(*´∀`)

       

评论
热度 ( 4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