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牢楼之住人
Powered by LOFTER

片段。

我记得她的明眸皓齿,一颦一笑皆是三分傻气七分无忧。

我记得她曾凝望一地落花,犹豫间唤微风袭卷起一阵花雨。
她问我如何,花瓣飞扬间她的身姿灼灼,我竟看得不是很真切。

我还记得她于崖顶舞起巨扇,风是她的使者,翻起一片云涌和水涛。
她也问我如何,通宵未眠的憔悴还挂在她稚气未脱的脸上,却掩盖不住成功的喜悦和自豪。

她使我第一次意识到空气是如此轻薄,而我可以如释重负地尽情呼吸。
四目相接,她的得意忽然在脸上僵了几分便突然转身,我没错过她红透的耳根,不忍点破。

无人知晓我的世界曾经一片漆黑,直到她的到来。
在这明如尺规的人生中,她不仅是引路的明灯,也是我唯一的意外。

我无法留下她独自一人。
一如她总是毫无保留地信任着我。

无论是堂前桃花林繁花盛开,亦或是沙场上战火纷飞。

我也曾在四面楚歌声的情况下手足无措。
身后百步之遥的防御塔被刺客所阻隔,前方是敌人的千军万马。
而我的蓝槽也早已耗尽。
也罢,天要亡我。
我捏紧了拳头想要将这份不甘一同咽下。
却忽见得身后正得意的刺客被风所卷起。

希望和奇迹是同时存在的!
火光照亮了她坚定的侧脸,和身后奔腾而来的援军。

尔后她趴在我的膝头。
一功抵一过,周郎你别再气我偷偷跟着你去了峡谷好不好。
我只是怕...怕...嗳。
微露的虎牙衬得她好似一只乖巧的猫儿,让人情不自禁地心生喜爱。
是了。瑜一生能得此佳人所爱,何其有幸。

不久后我府新添了一人,唤作周夫人。

于是我便能顺理成章地为她挽起粗糙的团子头,她一边嘟囔着恋爱和战斗都要勇往直前,一边在我脸上左右吧唧了一口。

「」
碎碎念吧。
半年前的文翻出来重新改了下...我也不知道当年为什么会沉迷英标...改逗号改得生无可恋。
可能是心态老了榨不出糖水了...再接触的时候也想不出什么甜甜的东西来。本身就是未完成的...如今一改,后半部分也生硬地很。
也就这样吧...自己的腿肉真难吃。

评论
热度 ( 1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