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牢楼之住人
Powered by LOFTER

无题。

第一人称向。自述向意识流?
半年前给我家小白龙(没错他被狐狸给拐走了。)庆贺结婚的文...哎。
翻出来小改了几处。
*半年前官方还没给出猎龙者背景故事,故后文全是当年凭人物台词和自己理解瞎掰的。ooc属于我。
前排顺带扩一只专白龙。

这江南的冬可不似那北国的寒风扑在脸颊上,眨眨眼睫毛上便挂了一串冰花。
收到正红色的喜帖时,我刚解决了某个水潭中肆意作恶的小蛟龙。说是作恶,无非是夺了那水边人的生计,加上数间破败的茅屋。约莫是蛟尾一扫无意间碰倒罢了。

我看着它被灰青色龙鳞所覆盖着的躯体在水中逐渐僵硬,浑浑噩噩的池水杂着血色丝丝缕缕沉入潭底。不及那宛如白玉精雕细琢般的白鳞半分好看。

江南的冬天可真冷,连着空气都是冷且阴柔的。湿气顺着裸露在外的皮肤细细蔓延进心窝,我有些麻木地习惯性抬手试图拭去眼前的冰花。
可是手背上明明没有冰花应留下的水渍,我的眼前却越擦越模糊。竟记起忘了准备暖和身子的酒。

这才想起我还站在这没及腿部的浅滩边,草草将长刃搅入水中洗去快要凝结住的血渍,泛起的水浪映着忽明忽暗的剑光。我却从中分明看见了你的长枪剑走偏锋挑起一片惊鸿。枪起枪落,那被利落剖了腹的鱼便稳当地落在锅内。
都说现煮的湖鱼鲜味正好,连长安城内最热闹的酒楼中抹满调料的精致佳肴都比不上清煮的湖鱼三分鲜美。
可惜江南水乡的鱼肉质地细腻,饮酒同乐的人却不知身在何处。

剜下半片龙鳞得以交差,我突然发现这江南的蛟有双漂亮的眼珠子。就和北国大无边际的湖泊那样苍蓝。我想,倘若他还活着的话,那眼中的神采是否和你有七分相似。

屠龙之刃斩下迤逦出鲜血编织而成的绸带,未能脱口而出的龙啸化为这骇人的瞪大的眼睛。不甘,惊恐,亦或是暴怒。多到我已经无法细细辨认出其中的情感。我只记得之前,更久的之前。巨大的龙的躯体倒下以后,是你突然出现。你的眼眸不复往常般神采奕奕,不再映着北湖风光和江上寒雪。

你问我,木兰在哪。
你所熟识的那个木兰,在哪。
我看着你眼底浑浊地快要溢出的黑色。
满地的鲜血似乎染红了你的眼眶。

我突然想起,儿时我总爱给师傅教予我的一招一式取些华而不实的名字。
那我的不灭斩,我的断背山记。
和木兰一起,在哪呢。

于是我携起屠龙之刃逃往南国。





江南的冬天可真冷啊,我攥起这滚烫的喜帖,向我所熟识的那家小酒楼缓步而去。

“木兰姑娘,终于要把这埋了多年的桃花酿带走了吗。”

评论
热度 ( 9 )
TOP